汪曾祺笔下的关于江阴美食的记忆

江阴美食文化 江阴美食 3个月前 (06-14) 414次浏览

笔者第一次知道汪曾祺是在高中读书时,语文课本上学到汪曾祺的一篇文章《受戒》,非常喜欢这篇文章,许多年后又看到这样的文字:

我的高中一二年级是在江阴读的南菁中学。江阴是一个江边的城市,每天江里涨潮,城里的河水也随之上涨。潮退,河水又归平静。行过虹桥,看河水涨落,有一种无端的伤感

平淡的文字如同温柔一刀,心中激发起许多感慨。笔者的高中一二年级也是在江阴市里的南菁中学读的,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,回顾这两年时间,也总是有一种无端的伤感。

带着种种感慨,搜寻和研究了汪曾祺笔下的关于江阴美食的记忆。略微有点遗憾,汪老写过很多关于美食的文章,但是没有写过关于江阴美食记忆的整篇文章。关于江阴美食的文字,像零落的记忆,散落在多篇文章中。其中最著名的可能是这段:

江阴有几家水果店,最大的是正街正对寿山公园的一家,水果多,个大,饱满,新鲜。一进门,扑鼻而来的是浓浓的水果香。最突出的是香蕉的甜香。这香味不是时有时无,时浓时淡,一阵一阵的,而是从早到晚都是这么香,一种长在的、永恒的香。香透肺腑,令人欲醉。我后来到过很多地方,走进过很多水果店,都没有这家水果店的浓厚的果香。这家水果店的香味使我常常想起,永远不忘。那年我正在恋爱,初恋。

水果的香味已了无踪迹,但是和初恋的味道混在一起,常在心头。就像多年的往事已如烟,然而那份情感还在历久弥新。江阴水果的味道,和汪老初恋的味道一起,让汪曾祺终身难忘。美食,因为和情感的结合,成就了永久的记忆。

而单纯的陪伴他消磨过许多时光的美食,让他惦记着的是江阴粉盐豆。粉盐豆,曾与黑杜酒、马蹄酥并称为“江阴三绝”,最早在江阴城内流行于民国初年,那时江阴城内有多家炒货店制售粉盐豆,其中以潘复兴老店的粉盐豆最为著名。在《家常酒菜》中,汪曾祺这样写道他怀念一种在江阴南菁中学喜欢吃粉盐豆:

不知怎么能把黄豆发得那样大,长可半寸,盐炒,豆不收缩,皮色发白,极酥松,一嚼即成细粉,故名粉盐豆。味甚隽,远胜花生米。吃粉盐豆,喝白花酒,很相配。我那时还不怎么会喝酒,只是喝白开水。星期天,坐在自修室里,喝水,吃豆,读李清照、辛弃疾词,别是一番滋味。我在江阴南菁中学读过两年,星期天多半是这样消磨过去的。

而比起汪老,笔者既没有初恋水果的味道,也没有粉盐豆相伴的读书时光。读着汪曾祺的文字,感觉很遗憾:高中的时光就这样浪费了,错过的不是美味,是青春。
汪曾祺在江阴美食方面的遗憾就是没有吃过江阴的河豚了:

在江阴南菁中学读高中的时候,知道这里的河豚很好吃,俗话说'拼死吃河豚'豁出去,也要吃,可见其味多美。据说整治得法,是不会中毒的。

作为一个美食爱好者,虽然也被河豚的美味所吸引,但是在那个年代吃河豚还是有风险的,这样一件事却让在江阴的两年时间一直没吃过河豚:

阅报,江阴有人食河豚中毒,经解救,幸得不死

因为这样的担忧,未能体验“拼死吃河豚”,也就成了引以为憾的一件小事。当然,最遗憾的还是曾经的情感了。汪曾祺晚年在散文中这样写道:

高三时江阴失陷了,我在淮安、盐城辗转“借读”。来去匆匆,未留只字……难忘伞墩看梅花遇雨,携手泥涂;君山偶遇,遂成离别。几年前我曾往江阴寻梦,缘悭未值。我这辈子大概不会有机会再到江阴了。

汪曾祺名作《受戒》写于1980年,不知道写作的时候有没有受到在江阴的青春初恋情怀的影响?汪曾祺人生的最后一年,年迈的他曾为母校南菁中学115年校庆作诗:

君山山上望江楼,鵝鼻嘴前黃叶稠。 最是繖墩逢急雨,梅花入梦水悠悠。

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汪曾祺笔下的关于江阴美食的记忆
喜欢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