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拼死吃河豚”与江阴美食文化

江阴美食文化 江阴美食 1个月前 (06-16) 85次浏览

拼死吃河豚,可以理解成一种吃货精神,一种大无畏的吃货精神。但是,这种精神,与江阴精神有着某种契合。也许这种契合形成了江阴美食文化中的河豚文化吧。

江阴,因为那段无畏、英勇、壮烈斗争叫做江阴八十一日的历史,被称为“忠义之邦”,那种精神给江阴打上了深深的烙印。所以“人心齐,民心刚,敢攀登,创一流”这十六字总结的江阴精神,也是深入人心。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,就一个字:刚。这种刚的精神与“拼死吃河豚”的精神很是契合,还是用现在的流行语来说,就一个字:吃。

从更广阔的中国历史文化中来找寻江阴河豚文化的踪迹,最著名的应该是苏东坡的惠崇春江晚景:

竹外桃花三两枝,春江水暖鸭先知。

蒌蒿满地芦芽短,正是河豚欲上时。

苏东坡不仅是著名文学家,也是一位美食家,据说这首诗是讲江阴江边为惠崇大师的画作《春江晚景》作题时写下的。江阴宋代赵彦卫对此在其所著的《云麓漫钞》中记载此事:“东坡在资善堂尝与人谈河豚之美,云:‘也直一死’。

江阴本地著名学者缪荃孙在其《江阴县续志》中曰:“河豚为吾邑江鲜之一……吾邑人尤癖嗜,虽间有中毒者,弗顾也。”为吃河豚,竟然可以不顾惜性命,足见河豚美味之甚,同时也提现了江阴人性格之刚烈。

汪曾祺笔下的关于江阴美食的记忆中讲到的著名文学家汪曾祺,在江阴南菁中学求学两年。在《四方食事》一文中,汪曾祺回忆道:“江阴当长江入海处不远,产河豚最多,也最好。每年春天,鱼市上有很多河豚卖。”他却因没有吃到河豚而抱憾终身。“我在江阴读书两年,竟未吃过河豚,至今引为憾事。”直到去世的那一年,他还在《江阴漫忆·河豚》一诗中懊悔道:“六十年来余一恨,不曾拼死吃河豚。”

江阴人的“拼死吃河豚”并不是一种盲目鲁莽。烹饪河豚中去毒技术代代相传。一到阳春三月,谁家办事,考究一点的,都会用上河豚做大菜。那时候,沿江一带的渔民家,家家吃河豚,户户会烧河豚。在粮食不足的岁月,河豚是渔民的主食。随便招呼一声,烧河豚的师傅能同时喊来好几个。上世纪90年代初,扬中河豚相关人士组团来江阴取经。江阴乃至全国有名的“河豚王”仰正华带领一帮徒弟现场演示烧河豚技艺。江阴人总结出的“七刀法”让扬中人称奇,现在已经成为扬中饮食行业内的宰河豚标准。“传统的江阴河豚烧法是铺油烧。”即锅内不放油,直接将河豚肝放到锅内熬,熬到开始“发瘪”,毒素就除得差不多了,便下河豚肉。这种烧法非常考验厨师的技术和经验,因为河豚的肝脏含有大量毒素,这一环节若不处理好,极可能酿成事故。随着河豚的规模化养殖,河豚的毒素大大减少,让更多厨师涉足烧河豚的领域,现在河豚在全国各地都能吃到,但是江阴人的河豚去毒技术依然为业内津津乐道。

在江阴,世世代代流传着‘拼死吃河豚’的各种故事。这也许就是江阴美食文化中的河豚文化的独特魅力吧。


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,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:“拼死吃河豚”与江阴美食文化
喜欢 (0)